欢迎来到时代梦网!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您的位置:首页 > 文旅 > 文化 > 王楼:“若太阳下同万物,苍生何由仰照!”由洪晓兰一组水粉小品说起

王楼:“若太阳下同万物,苍生何由仰照!”由洪晓兰一组水粉小品说起

2017-12-29 来源:  浏览:    关键词:洪晓兰,油画家
摘要:洪晓兰,油画家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黄永玉呼之为“画坛怪杰”杂记  “若太阳下同万物,苍生何由仰照!”本为王导对司马睿所言,今日拿来想用在洪晓兰身上,一位圈内公认的著名油画家,于我,更似邻家大姐,因其工作室搬至市区某大学校园内…

洪晓兰,油画家

洪晓兰,油画家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

黄永玉呼之为“画坛怪杰”

杂记

  “若太阳下同万物,苍生何由仰照!”本为王导对司马睿所言,今日拿来想用在洪晓兰身上,一位圈内公认的著名油画家,于我,更似邻家大姐,因其工作室搬至市区某大学校园内,梧桐落叶的脉络里嵌满了有底蕴的青春,遂不妨谈一次年少轻狂。

  隔行如隔山,我不懂画,给洪晓兰站台背书的人不乏黄永玉、左庄伟、吴起秀、丁光训、贤宗法师等知名人士,所以亦无需我这样一位后生晚辈指手画脚。但隔行不隔理,人在世上走一遭总得找点寄托或依靠,遂有了三百六十行,透过所有物象的存在,我觉得总有人在干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洪晓兰便是这样的一位,也因此她是截至目前我接触过搞艺术的人里为数不多还能看得上眼的。

  记得我有次给读书会讲课,洪晓兰也来捧场,末了回去在车上突然听其来一句:“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你掉一滴眼泪就够了。”我后来想了想,我应该会为其落一滴泪吧:一是为生命本身的生老病死,在一起久了总归是有感情的;二是为这个时代,也许这个时代因此损失巨大;三是为自己,为自己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自己新近创作的山海经国际科幻大系三部曲第一部十万字著作《大荒青衣》顺利完稿,所以有时间出来走动走动,前两天圣诞节下午便顺路去看看这位邻家大姐,她也很开心地给我私人定制了一幅油画,那应该是我收到最好的一份圣诞礼物。她还嘀咕说很多人想看她写实的作品并张嘴闭嘴写实的好,我听完都觉得可笑至极,有些路是必经的,难不成让洪晓兰把家里堆成堆做榻榻米留存的书法、水墨、还有跟照片一样逼真的油画作品都翻给你看?很多搞艺术的人拿出来的作品乍一看确实好,但再多看两眼,你会发现在其字里行间根本就找不到一丁点当事人的影子,更别谈思想精神层面的注入了,遇见所谓的权贵富贾便如老家河滩边秋风里的芦苇一般,小酒一喝更是节操全无,活脱脱一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我作为旁观者都觉得丢人,丢老祖宗的脸。

洪晓兰,油画家

这幅画里集注了很多玄机与祝福,正放在其工作室晾干,还缺两个萝卜大印,洪晓兰说届时将印章盖得与众不同一点,心生欢喜。

  洪晓兰就是洪晓兰,她是她自己,至少我还能在她身上看见她自己,如果哪天我在天涯的另一个角落看见一些一笔勾成的线条和圈圈,我不用看落款都会脱口而出:“呵,这应该是洪晓兰的画。”妙不可言的感觉,而每一幅画都是一个入口,我知道,洪晓兰有讲不完的故事,她想说的太多,但能听懂的人少之又少。

  按理该多晒些油画作品,但我想想还是决定晒一组水粉小品,也是洪晓兰应邀准备送到北京参展的一组作品,北京那边打电话跟洪晓兰邀约时我正坐在对面,阳光射进窗户,纤尘舞动,我看着洪晓兰把六张画依次摊开自顾自欣赏了一番,我也看到了水粉画里出现了好多在她油画里出现的意象,比如细胞、眼睛、日车和她自己……想来连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其实洪晓兰只是把油画笔换成了毛笔罢了。她后来饶有兴致地跟我讲了一段,说实话,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我知道她最终想表达的一个核心意思,我概括得直接一点就是:净化心灵、勿忘传承。

  这一组水粉小品是按顺序放的,用其自己的话,姑且命名为《偶一为之的生命》吧,我尝试着用自己的语言翻译一下,跟洪晓兰当时沉浸其间讲解的话已大相径庭,也望诸位体谅。

洪晓兰,油画家

像细胞,孕育新生,我们很多时候不知从何而来,来到这纷乱的尘世。

洪晓兰,油画家


两个圈像眼睛,有眼无珠,生病了,而传说有一朵千年才能开花的我忘记名字的花是可以治愈的。

洪晓兰,油画家


洪晓兰也载着滚滚日车笑口而来,一个眼睛有眼珠了,跟另一个没有眼珠的眼睛正好阴阳平衡洞察天地宇宙。

洪晓兰,油画家


似新生,似等待,又似寻找,突然想起马太福音里的话,寻找,就寻见。

洪晓兰,油画家


功夫不负有心人,彼此确实寻见了依靠,我们从不是孤立的星球。


故事还在继续,洪晓兰又趁着滚滚日车去向了远方,没有人知道她去向哪里,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刚刚完成了一个小小的使命……

  封面配图是洪晓兰要倾一生之力创作的千米长卷油画系列,我也给全国数一数二的全媒体平台二更写过一个选题《洪晓兰:执笔爱你一万年》,摘抄如下:

  洪晓兰,女,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3岁习画,17岁破格被中央美院录取,被艺术泰斗黄永玉亲切称为“画坛怪杰”,现为四个孩子的妈妈。

  创作“千米长卷”系列的念头萌芽于2003年,生活节奏的加快、想象空间的褊狭、审美心灵的麻木、敬畏自然的缺失、探本究原的使命、未来无知的恐惧……人类凡此种种的话题皆可在洪晓兰的画作中找到答案,几万年前的场景和远古符号都涵盖在宇宙、细胞、大海、风土人情等十个主题系列中,一卷长50米、宽2.4米,每个系列共两卷。而她以油画这样的西方笔触来描绘中华文明乃至全人类文明和大自然更是出于油画易于长期保存流传的考虑,用她的说法便是想给后世留一套继秦始皇万里长城之后的“软黄金”。但创作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油画的特质决定了其不能像水墨画那般易得,从画布到颜料用具均采用顶级以传千万年的死磕的心让经费成为绕不开的问题,期间因身体健康动过几次生死攸关的大手术,绘画过程中也有过画布翻倒险些丧命的状况……

  四个孩子的养育也消耗了洪晓兰不少精力,但她也是欣慰的,几个孩子似乎打娘胎就受影响,家里画作多得摞起来当床和榻榻米用,特别是她今年仅有四岁的小儿子,名唤“小宝”,所画已颇有大家之范,妙趣横生。可能这就是洪晓兰所看重并坚持的传承之一。

  洪晓兰的心很大,发的愿也很大,不仅仅是千米长卷这么简单,她无形中也扮演了彼此依靠的角色,关乎精神层面更多久远的思考,我也希望自己的山海经项目能够载着所有人的祝福早日远航,我知道,我的毕生荣耀可以实质性地帮助她,彼此也会成为彼此一生的骄傲,更何况,彼此在做的事本质上是相通的。

  记得那天下午推门进去时,洪晓兰正趴在桌上休息,困极而鼾,质朴得像个孩子,我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角落洒满阳光的窗前看了很久,我猜她可能做了个很美的梦,梦,多想想总归会实现的,就像春天总会到来!

——丁酉冬于聊斋志趣馆

洪晓兰,油画家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